你是永远烙在我眉心的朱砂痣 .

【沐蛋】不成熟爱情故事

太几把催泪了

小烟钉:

  一更就完。


  一个小号,拒绝被认出。




01.


 


  肖战搬去和韩沐伯同居的第一天是个雨天。


  夏季特有的硕大雨点噼啪打在窗户上。


  肖战懒洋洋地窝在韩沐伯的腿上,一米八几一个人,偏偏能蜷成一团,猫一样的眯着眼睛看新闻联播。


  韩沐伯说肖战不像猫,像兔子,他说这话的时候肖战正露出两颗兔牙啃玉米。


 


  整间房子里除了电视里传来字正腔圆的播音腔,就是韩沐伯手机游戏的声音。


  肖战抬手轻轻拍了拍韩沐伯的脸:“洗碗去。”


  两个人同居的第一天,肖战兴冲冲买了好多的菜,在厨房里折腾几个小时,结果差点炸了韩沐伯家的厨房。最后还是叫的外卖,满当当铺了一桌。


  韩沐伯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瓶红酒,倒了两杯,洋红色的液体堪称悦耳地落在高脚杯里,肖战隔着杯子的透明玻璃看韩沐伯的脸,介乎少年与男人之间的五官在玻璃的折射下有些变形,肖战就笑了。


“你笑什么?”


“没什么。”


  只是突然觉得,日子能这么过也不错。


 


  吃完饭两个人一前一后倒在了沙发上,谁都没洗碗的习惯。虽然房子是韩沐伯的,但两个人之前都是跟父母住在一起,没有自己生活过,都是衣来伸手的生活作风。


  躺了一个小时,肖战才想起来指挥男朋友去洗碗。


  韩沐伯进厨房没两分钟,摔了一个碗。


  肖战只能把他赶出厨房,挽起袖子自己洗,五分钟后,肖战也摔了一个。


  玻璃碴子在食指上划了个小口子。


  窗外雨越小越大,韩沐伯翻箱倒柜找不到创口贴,在大背心外面穿了外套,要出去买。


“哪儿那么矜贵。”肖战无语地看着韩沐伯找完零钱找雨伞,说是这么说,倒也没拦着。


“得买。”


  雨伞掉在鞋柜和墙的缝隙里,韩沐伯伸手摸了半天,取不出来,干脆扣着棒球帽就出门了。


  肖战低头看看食指上不到一厘米的口子,啧了一声,然后笑了。


 


  他是学艺术的,可是完全没培养出文艺青年惯有的矫情气质,虽然总被夸长得精致漂亮,可他觉得自己压根就是金玉其外,所有的精致漂亮都留在面上了,没有半点七窍玲珑百转心思,花泽类的皮下裹着一颗又糙又耿直的纯汉子心。


  别说手上一道口子,以前练舞脚上的指甲整个脱落,他都撑了好几天才去医院。护士上药的时候手都抖,他自己倒觉得没什么。


  所以,今天能被韩沐伯这样照顾,很意外,也格外的新鲜。


  人啊,在有资本的时候,总是会突然娇气起来。


  那词怎么说来着,诶对,恃宠而骄。


  只不过这个词在他这是被动语态。


 


  肖战转头进厨房继续洗碗。


  显然对方看起来也是个新手,没什么照顾人的经验,做什么都磕磕绊绊的。


  但这不妨碍肖战心情好,手一抖又摔一个盘子。


 


02


 


  在遇到韩沐伯之前,肖战对于爱情的所有认知都来自道听途说和凭空臆想,实践经验为零。所以这么大个人,真正谈起恋爱之后,床上床下,一切都是予取予夺,对方说了算,乖得不得了。


 


“我喜欢你,在一起试试?”


“好。”


“今天晚上来我家?”
  “好。”


“搬来一起住吧。”


“好。”


  喜欢一个人真是没什么道理的事情。


  少女总盼望着白马王子从天而降,然后拥有一段轰轰烈烈如梦似幻的爱情故事。


  肖战没盼望过,倒是意外的被这个喜欢戴棒球帽的大提琴王子砸了一个准。


  只是没有纯粹浪漫唯美的人生,没有纯粹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


 


  就像年少的棱角总会被漫长的时光磨平。


  爱情的梦境也会在现实的映照下趋于真实。


  比如韩沐伯为了买创口贴出去淋了一场雨,回来空调照旧开到十六度,硬生生吹感冒了。


  肖战也不知道该给他吃什么药,蹲在床边用手机一个症状一个症状地百度,时不时还伸手摸摸他的头。然后一样药一样药买回来,数药片烧开水,再淘米煮粥。


  粥糊了锅底,还是只能叫外卖。


  那天晚上韩沐伯半梦半醒间觉得身边有个小火炉,伸手一摸,身边的肖战比他还要烫。


  好了一半的韩沐伯带病爬起来照顾被自己传染了的肖战。


  肖战迷迷糊糊叼着体温计,觉得好像日子不仅仅像落在高脚玻璃杯里的红酒。


  浓郁醇厚,清澈诱人


  更像摊在桌上剩下一半的餐盒,或者夹在鞋柜后积灰的长柄雨伞,又或者没抓住落在地上滚了两圈的药片。


  单调且复杂,乏味又冗繁。


  除了风花雪月的幻想,更多的是柴米油盐。


  韩沐伯一双手拉得了大提琴,偏偏搓不干净衣角袖口的油渍。


  肖战也没好到哪里去,拿着笔三两下勾出一幅画,拿着菜刀的时候怎么都切不出薄厚均匀的牛肉片。


  馋得受不了的时候,肖战打车穿越大半个城市回家,为了吃顿妈妈做的饭。


  坐在餐桌前他又突然想起来他家韩沐伯。


  估计还是叫外卖。


 


  “战战,你一个人住在外面不要总叫外卖,对身体不好。”


  “我不会做饭,您又不是不知道。”


  “那回家来住多好,妈妈天天给你做。”


  “我都这么大了,总跟你们住不合适。”


  “那要不然我每天做好了给你送去?”


  肖战抬头瞄了一眼自己的妈妈。


  他在心里掂量了一下,要让她知道自己儿子交了个男朋友,还正在同居,不知道他妈妈会选择先打断自己的腿还是先打断韩沐伯的腿。


  妈,为了您儿子和您儿子男朋友的腿,我现在的家,可是不敢让您去了。


 


  走的时候肖战拿了个保鲜盒,每样菜夹了几筷子。


  “现在是夏天,放到明天不新鲜了。”妈妈围着围裙跟在后面啰嗦。


  “我拿给室友,不会放到明天的。”


  “战战有室友啊?男孩子?多大年纪了?我这两天看报纸上那些新闻哦,你和别人合租要注意安全的啊,关系要处好,也不能不提防着——”


  “行了,妈,我知道了。”


 


  肖战的人身安全早都被室友侵犯得没有底线了。


 


  临走前妈妈送到门边又补了一句:“战战什么时候找个女朋友给妈妈带回家啊?”


  “你急什么,我才多大啊。”


  “哟,刚才还说自己年纪不小了。我跟你说,你该找了,你从小就是个被照顾的命,自己肯定照顾不好自己。”


  “别找太漂亮的,太漂亮的跟你一样,肯定都是小姐命。”


 


   ……


    


03


 


  肖战和韩沐伯去看电影,散场的时候遇见个特别可爱的小姑娘,五六岁的年纪,手里攥着一只米老鼠的氢气球。


  经过小姑娘妈妈的允许,韩沐伯蹲下来摸了摸小姑娘的头。


  小妹妹似乎也不认生,被韩沐伯两三句话哄得笑眯眯,又两三句话就乖乖地让韩沐伯抱起来了。


  肖战站在旁边看,愣了片刻,才想起来低头在包里翻来翻去,找出一根荔枝味的棒棒糖,递给正被韩沐伯举高高的小姑娘。


  “谢谢哥哥。”


  “不客气。”


  小姑娘被妈妈抱走之后,韩沐伯还目送了半天,啧啧两声,说小女孩真是可爱。


  “你很喜欢小朋友?”


  “喜欢啊,小时候想要个妹妹,长大了想有个女儿,”韩沐伯似乎幻想了一下自己女儿的样子,勾着唇角笑了:“天天给她扎小辫。”


  说完似乎觉得不对,看了看肖战:“不过现在没机会了,你得赔我。”


  “怎么赔?”
  “回去让我给你扎个小辫子。”


  “想得美。”


  “头顶扎个苹果头,肯定好看。”


  韩沐伯笑起来有点痞,但是这种痞气只浮在眉眼间,没渗到骨子里,于是意外的有吸引力。


  肖战看着韩沐伯从眼角荡开的笑意,觉得这人真是该死的好看。


 


  人总是想要有个家的。


  肤浅如居室,深刻如情感,再缠绵如此心安处是吾乡,总之是个归宿。


  肖战跟在韩沐伯身后走出电影院,夏季的夜风潮湿黏腻,吹得整个人都不耐烦起来。


  肖战在猜想韩沐伯心中的家是什么样子的。


  大概会有个女儿吧,穿着蓬蓬的公主裙跑来跑去,笑起来眉眼弯弯的样子,一定很可爱。


 


  “战战,要不要买个气球?”


  电影院门口有人推着自行车,上面挂满了五颜六色的氢气球。


  肖战把刚才关于女儿的想法晃出脑海。


  不应该这样患得患失,矫情幼稚,无聊可笑。


  可是转念想想,人总是要拥有点什么的时候才会开始患得患失。


  顾虑多,证明你拥有的多。


  未必不是好事。


  于是肖战的嘴角笑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好啊。”


  “海绵宝宝?”


  “不,要光头强。”


 


04


 


  氢气球没几天就漏了大半的气,软趴趴地吸在天花板上,一根线垂下来,时不时拂到底下人的脸上,肖战好几次都想把它扔了。


  到底没扔,也不知道为什么。


  日子是柴米油盐,气球属于风花雪月,它像是一抹明灭不定的光,晦涩地照进现实。


  气球下面正对着餐桌,今天肖战试着炒了盘青菜,盐加多了,肖战自己都咽不下去,倒是韩沐伯咬着牙吃了半盘。


 


  空调安静地出着冷气。


  肖战突然想起知乎上曾经火过的一个问题,《谈一段成熟的恋爱是什么体验》,答案五花八门,极尽虐狗之能事,偶尔也有涓涓细流,细水长流讲一段深刻沉重的故事。


  肖战觉得应该再来一个题目,《谈一段不成熟的恋爱是什么体验》,他应该很有发言权。


  你不成熟,我也不成熟。


  时间不成熟,场合也不成熟。


  


 


05


 


  肖战毕业几个月之后终于拿到了第一份合同,签他去做个书模。


  临走前韩沐伯帮他收了行李,肖战刚洗完澡,湿着头发趴在床上搜目的地有名的各式小吃。


  韩沐伯锁好行李箱,去浴室拿了大浴巾给肖战擦头发。


  手法不熟练,揪着发根生疼。


  肖战躲也不躲,老老实实被蒙在大浴巾底下,闻自己洗发水的味道。


 


  第二天凌晨一点多,韩沐伯接到了千百里外肖战的电话。


  韩沐伯忙了半个晚上,收拾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该带的一样都没带。


  肖战是新人,在片场看了别人一天的眼色,站到腿发酸,膝盖都打弯,半夜才回到宾馆。结果牙刷内裤剃须刀,该有的一样都没翻出来。


  电话里肖战的语气不太好,他不过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没吃过什么亏,也从没这么忍气吞声过,你是个新人,领份盒饭都得排在最后。气没出撒,韩沐伯不幸自掘坟墓,精准无匹地撞上了小兔子的枪口。


  韩沐伯半夜被电话铃声催起来,劈头盖脸隔着大老远被数落了一通,强压着起床气哄了两句,肖战那边沉默了片刻,轻轻道:“算了,你睡吧。”


  不知道为什么,肖战突然觉得韩沐伯距离自己有些遥远。


  不仅仅是距离上的遥远,而是各种意义的遥远。


  韩沐伯算是个富二代,难得的是富二代的恶劣习性倒是没染上多少,但到底是这样的家庭养出来的少爷,偶尔有些少爷脾气,还有点该死的天真。


  韩沐伯有过几个女朋友,每个都长发飘飘,漂亮得可以,但显然这少爷从她们那没学会怎么谈恋爱,在认识肖战之前,他的爱情总是孩子气的打打闹闹。走肾不走肾不知道,但肯定没怎么走心。


  所以韩沐伯终于认真一次,极尽所能对肖战好的时候,也是幼稚蹩脚,比如给他擦头发,再比如给他收行李。


  做了,做不好。


  一而再,再而三地做不好。


  他们都不适合做某些事,屈服在情爱面前,把按部就班的生活搅得一团糟。


  有些人生来是该被照顾的,偏偏要照顾别人。被照顾的那个最初的新鲜劲过去了,也只剩一句算了吧,我自己来。


  谁愿意吃一辈子不是咸了就是淡的炒青菜。


 


06


 


  肖战的合同渐渐多了起来。


  飞来飞去,他收拾行李的时候,韩沐伯就站在旁边看着,再没动过手。


 


  后来有人跟肖战说,有个选秀活动,他可以去参加,凭他的长相应该没问题。


  肖战在饭后照旧躺在韩沐伯腿上,跟他讲起这件事。


  韩沐伯手机游戏的声音响个不停:“好啊,去呗。到时候我们战战红了,别忘了我这个糟糠之夫。”


  肖战想说你别玩了,我认真跟你说的。


  最后还是没开口。


  


  所以后来在海选现场见到韩沐伯的时候,肖战特别意外。


  韩沐伯一身西装,手上的琴弦在空中划了个圈落在肖战身上:“嘿,小兔牙,又见面了。”


  


07


 


  有关于这个选秀的经过,肖战懒得回忆。


  因为回忆没什么意义,耗费时间,最重要的是,徒增烦恼。


  总之一路磕磕绊绊,熬到最后一天的时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解脱。


 


  韩沐伯在中途离场了,没走到最后。


  他走的那天,因为分队的原因,肖战没能第一个走过去抱住他。


  


  比赛结束的那天,有个庆功宴。


  宿醉醒来的第二天,肖战收到了韩沐伯的短信。


  他说,我们分手吧。


  后面洋洋洒洒一大段。


  一段话翻来覆去的,大意无非是说我真的很喜欢你,今天过后你会有很好的未来,我们在一起不合适了。


  说了跟没说一样。


  肖战觉得手机变得滚烫。


 


  谈一段不成熟的恋爱是什么体验?
  彼此迁就,各自妥协,但感情的天平从来不是勉为其难就能达到平衡的。


  你愿意一辈子吃加了双倍盐的炒青菜吗?
  我愿意。


  你愿意啊?可是我不愿意。


  不愿意看你一辈子这么过。


  都是这样的,你这样想,我也这样想。


  我们尝试了各种方法,甚至你可以孩子气到陪我来参加这个比赛,结果呢?


  也无非是背道而驰,越走越远。


  原谅我们曾经幼稚莽撞。


  生活是不能被拿来练手的,大家都过了追求浪漫到虚无缥缈的年纪。


 


  有人说初恋就像你养的第一朵花,万般呵护,千种照顾,竭尽全力,却发现它还是会死。


  怪不了别人。


  这好像是大多数爱情必然的宿命,因为彼此的不成熟,最终都向时间低了头。


  


  肖战回了一个字,他说好。


 


08


 


  比赛结束之后的韩沐伯似乎过得很快乐。


  肖战总能通过各种渠道看到韩沐伯的最新动态,又去哪里吃吃喝喝了,看了什么电影,见了什么人,事无巨细,面面俱到。


  和从前一样。


  似乎也没什么不同。


  似乎真的过得很好。


 


09


 


  很多年后韩沐伯在电视上看到肖战的采访。


  时光似乎在屏幕里那个人的脸上并没留下太多痕迹,妆容精致,岁月的痕迹被巧妙地掩藏在耀眼灯光之下。


  反观自己,偶尔照镜子也能在鬓角看到一根白头发。


  记者问,肖先生,您一直没有结婚,有这方面的计划吗?


  肖战笑得得体礼貌:没有,还没有遇到合适的人。


  面前一排排话筒向上浮了浮,似乎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又有人问:肖先生这么多年都没有传过绯闻,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呢?
  肖战的眉毛不易察觉地皱了皱。


  不自在转瞬即逝,很快又笑得官方:我不是一个会拿感情开玩笑的人,我认为一个人一辈子真心去爱的应该只有一个人。我现在洗碗不会再摔盘子了,我可以照顾自己,如果有机会,我想我也可以照顾他。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角眉梢都灵动了起来。


  竟然带着极致压抑的希冀。




  “爸爸,我要看动画片!”


  韩沐伯一晃神,液晶屏幕上那张脸换成了可笑的大头娃娃,配着别扭的中文配音。


  “爸爸,给我扎辫子!”
  女儿跳上他的膝盖。


  


10


 


  那年有一个沉默了多年的歌手突然火了。


  他有一首歌。


  里面有一句词,是这样的:


 


  后来我的生活还算理想。


  没为你落到孤单的下场。


  


  是的,我们后来的生活,都还算理想。


  


——————————————————————————————


  有一天晚上,梦一场。


  你白发苍苍,说带我流浪。


  我还是没犹豫,就随你去天堂。



评论
热度(52)
  1. x-岁月轻狂小烟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X-小半
    虽然再也写不出虐文了,却仍然不妨碍偶尔哭的跟傻逼一样。
  2. 浅芜小烟钉 转载了此文字
    看完这篇文以后今天循环了一天《你还要我怎样》。我大概就是喜欢这种真实到残忍的故事吧。生活也大多如此,
  3. StephanieYue小烟钉 转载了此文字
    太几把催泪了
  4. 木识z小烟钉 转载了此文字

© Stephanie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