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永远烙在我眉心的朱砂痣 .

【凡战】恰逢其时,暗恋成双 by和平

我日我暴风哭泣我们亦凡老师和战战

爱与和平:

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我承诺


只拉郎 不磕糖 只产粮一次 绝不丧心病狂


今天依旧


高雷预警 注意避雷




#




依旧不是你想的那个凡战






#




肖战风尘仆仆的出差回来,觉得办公室的氛围和自己一周前离开的时候截然不同。


他们办公室是里外里的结构,外边坐了四五个行政,都是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说年纪轻,来院里也有个一两年了,早就被枯燥单调的工作搞得失去了这个年纪该有的鲜活,常态日渐趋向于院里的整体风气:团结紧张,严肃沉闷。


连肖战都注意到她们个个一改往日的朴实,变得花枝招展起来,连带周围污浊的空气仿佛都清新了许多,脑门上不禁写了几个大大的问号。


白澍在赶工,没注意到肖战进门。瞥了眼他那件貌似自己走前就已经穿在身上的衬衫,便知道他大概又搞了几个通宵。


老白,命要紧啊。


白澍终于发现了肖战的存在,回来了啊?


肖战瞅着他快要挂到下巴上的黑眼圈摇了摇头,还是俯下身低声问出了心中的疑虑,……怎么气氛怪怪的?


白澍眼睛一亮,在他那张熬得毫无血色的脸上特别违和,他拿起桌上的烟盒推着肖战往外走,走走走,上天台陪我抽根儿烟。




办公楼里禁烟,天台就成了他们这帮烟枪的聚集地,这会儿天台没人,白澍笑的一脸惬意。


肖战站在几步远之外躲二手烟,等白澍缓过神来了才催促,快说。


……徐总从ACBI总部挖了个牛人回来,方所不是被他搞走了嘛,我猜有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给他让位。


肖战也是挺惊讶的,老方因作风问题走人不过是自己出差前不久,所长虚位虽也不是常事,但他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人补位,还是个新人。


肖战好奇,ACBI?是够牛逼的,怎么想着回来了?


白澍耸耸肩膀表示自己也不懂,华裔啊,可能跟我们想法不一样呗……哎你继续听我说,关键是这人,也就跟咱们差不多大我看着。




肖战更好奇了,干他们这行的说白了拼的就是阅历,手上没有过几个大项目是不敢随便当负责人的。ACBI是牛逼,如果能被老徐挖回来当所长,原来的级别怎么着也不会太低。这么一个年轻又内涵丰富的才俊,怎么会选择他们这样一个规模只算得上是一般的设计院呢。


白澍抽完了烟,刻意压低了声音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而且,人长得巨他妈帅。他刻意拉长了巨字,比划了一下,比我高好些,哎你说是不是外国的粮食就是比中国好,人家是怎么长的。语气里羡慕又嫉妒。


肖战这才明白,为什么那些行政的小姑娘们会一个个春心荡漾了。


白澍见对方表情微妙,贱不兮兮的开口,别担心,你院草的位置虽然不保,但是院花还是你的嘛。


肖战抬腿就是一脚,滚。






#




从天台上下来,肖战回到工位开电脑继续看图,半晌听到里间开门的声音,知道是新所长出来了。一半是情理一半是好奇,肖战起身准备打个招呼。


在见到对方真人的时候,肖战这才明白白澍的溢美之词丝毫没有夸张,这个新所长的确是个相貌堂堂的青年才俊。不同于自己偏温和的长相,对方是和自己截然相反的那一种,肖战搜索了脑海中有限的词汇,才找出个“剑眉星目”能勉强搭边。


所长,他主动打招呼,我叫肖战,也是咱们二所的设计师,这才刚刚出差回来。他忘了问白澍新所长叫什么了,略尴尬。


对方扬起眉毛回握住肖战的手,肖战……?我是吴亦凡。


肖战心中登时方寸大乱,他仔细看了眼对方的眉目,还是不太能确定。


吴亦凡低咳了一声,肖战才发觉自己还握着对方的手,连忙道歉,对不住吴所,有个认识的人和您重名,走神了。


吴亦凡哦了一声,并不追问,只是说自己的名字很常见。客套的寒暄了几句,便说自己还有事,肖战目送着对方的背影离开办公室,隐约的看见外边一众小姑娘不自觉地都挺直了腰板,觉得有些好笑。


他敲了敲隔壁白澍的桌子,喂,你说他是华裔?从小在国外长大么?


白澍手里转着笔想了一会儿,我也不知道哎,反正英语说得挺溜的——前天听见他跟别人打电话来着。随后又八卦的追问,我可听见了,你有认识的人也叫吴亦凡?


肖战凝神细想了一下,十几年前的事儿了,一个高中的,同校过一年多就移民了,但是时间过得太久,忘了对方长什么样了。


白澍一脸明白,长啥样都忘了名字还没忘,有故事。


肖战笑,看你的图吧这么八卦。


白澍伸了个懒腰把椅子转回去,改天再审你!






#




肖战的高中过的比较苦,他家三代单传,他爸和他爷都是业界有名的大拿。初中比较叛逆,又有奶奶和他妈宠着,学习没怎么上心导致中考失利,靠他爸的关系面子被塞进了省重点。


班上好些个远郊考来的学生,很能吃苦,一天到晚闷头学,那时候的班级气氛比设计院还要沉闷。肖战在这样的环境里被迫向学,但底子薄基础不行,非常吃力。


那段日子在肖战记忆里就是每天做不完的习题和上不完的补习班,压的他几乎要崩溃。但是有这么个人,算是给肖战带去了点为数不多的快乐的记忆。




大概由于太想忘却那段灰暗,于是对方的面孔也连同其他记忆一起被磨得发白。那时两班一起上体育课,肖战经常能听到对方抱着篮球匆匆冲进队伍打报告的声音,他是体育老师的得意弟子,自然不会多为难他,惩罚他篮下运球和三步上篮反而像是给对方表现的机会。


肖战开始注意到男生,对方像是个非常有个性的人,即便是犯了错误在晨会上念检查时也帅的不可一世。从不经意到刻意,心情悄悄变了质,于是等着对方偶尔从自班教室经过和体育课就成了肖战最开心的时候——因为除此之外就没了任何的交集。




高二开学没多久,肖战在办公室里遇到背着书包坐在门口的男生,掩饰着好奇的目光进门,看到年级组长桌前站着的家长,留了耳朵听见对话,才知道对方要出国了。这个消息宛一盆冷水泼下,冻得他头脑发涨。于是半途转身出门,直挺挺的杵在低头专心玩游戏的男生面前,直到对方奇怪的抬头也没说出个完整的句子。


对方也不着急,就那么看着他,似乎非常有耐心。


肖战磨了半天嘴唇才吐出一句,吴亦凡,我叫肖战。


对方点头,你好。


肖战有点想哭,他太难受了,好像人生没经历过什么太痛苦的事情,这样的别离已让他不知所措,于是没有逻辑的话便冲出嘴,吴亦凡,你能记住我吗?


男生愕然,被满脸通红的肖战搞得也有些慌乱,只好点点头。


肖战又重复,你可得一定记住我啊,你,你到那边好好加油。


他记得男生一脸郑重的点头,说了句,好的,谢谢你。


这是发生在他们之间唯一的一次对话。


时日渐长,男生难免的被肖战抛之脑后,且划到了年少轻狂的范畴。想起这段经历,除了让他感到羞愧难耐,就是无尽的尴尬。于是加速了忘却的速度,不出四五年,再想起也能坦然一笑,只当是年少无知罢了。






#




周五所里要给吴亦凡接风,老徐出差不在,于是只有二所的自家人一聚,加上几个实习生也不过七八个人,于是吴亦凡便做主叫上几个行政的小姑娘。


设计院这种阶级分明的地方连聚餐也带着点阶级属性,一般是不带行政的,不知道新所长是在国外呆久了不熟悉国内这一套还是打算以后要走亲民路线,反正这接风宴的气氛还挺好的。


一桌十几个人,吴亦凡自然坐上宾,两手边一边是老设计程捷,另一边就是肖战了。肖战向来胃口一般,夹了几筷子就默默喝果汁,桌上都是程捷这个办公室老油子在活跃气氛,肖战庆幸有程捷在,否则这活儿肯定就是自己来干。


肖战盯着眼前的盘子走神,手突然被吴亦凡轻轻一拍,对方亲切的问他,肖工,饭菜不合胃口?


肖战如坐针毡,不是不是,我本来晚上就吃得少,您别管我,我看您也没怎么夹菜。


新所长笑,转脸对大伙儿说,在国外呆久了一回来不太适应,大家都是同事,以后关起门来各位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也别老您啊您的,别扭。


不拿乔不端架子,一众人开始阿谀奉承的拍巴掌。肖战心想虽说是国外长大的,话说的还挺圆乎,大概也知道他们大老板超级在意上下级关系,这话说得算是滴水不漏。




接风宴没持续多久,有人问吴亦凡要不要去唱歌续摊。吴亦凡抬腕表看时间,说不早了,这周大家都挺忙,还是早些回家休息。除却那些一脸失落的小姑娘,剩下的人心里都默默的松了口气。


肖战车限号,打算等人走的差不多了叫个车回家。有车的同事拼了车带顺路的人回家,白澍说要跟他一起打车,被肖战赶走了。


他在路边叫了一分钟也没人接驾,打算等个出租车,就见一辆X5缓缓地停在自己面前,车窗摇下,正是他的新上司吴亦凡。


对方也不多话,一点头示意他上车。


肖战有点犹豫,对方堪堪甩过来个眼神,他腿便不听话似的绕到副驾驶开车门上车。


新所长问肖战家住哪儿,肖战开口说了个地址。


吴亦凡没打算开导航,你指路。


肖战就知道了他们肯定不顺路,但现下气氛略尴尬,肖战只得开口,您下个红绿灯左拐,上主路。


吴亦凡略一点头便启动了车子,……我刚刚说什么来着?


肖战连忙开口,你。


对方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等车子上了主路,才慢悠悠的开口,看这样子,像是不记得我啦,老同学。


肖战五雷轰顶,下意识的抓了座椅边缘扭头去看一脸漫不经心的吴亦凡,对方见他这副样子似乎觉得有趣,嘴角又上翘了几分。


车里放着英语广播,肖战听不大懂,只觉得这会儿和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事情浆糊在一起,搞得他有点喘不上气。


于是开了窗户,呼啦啦的夜风吹进来,总算让他稍稍稳定了情绪。


太他妈神作了。


肖战心想。






#




肖战之前出差是为了X集团的一个大项目,新地标式的商业集聚中心,算是二所将要遇到的最大的案子。


周一老徐赶回来开了个会,重新指定了项目负责人,当仁不让的就是吴亦凡,总设计师还是肖战不变。


肖战一脸郁郁的从会议室出来,被白澍拉着上了天台。


白澍忘了拿烟,拍拍大腿骂了句傻逼,但随即就一脸呼之欲出的八卦欲望盯着肖战,速速坦白,饶你不死。


肖战叹气,坦个毛,没啥可说的。


白澍推他,你没看见他今儿上班来时路过你工位给你背影投去的噼里啪啦的小眼神儿?这个他自然就是指吴亦凡。


肖战翻白眼,你都说了是背影了我他妈上哪儿看见去。


白澍跺脚,不许转移话题,快说快说。


肖战妥协般的叹了口气,故人相遇,俗气老套,就这样了。


白澍笑的一脸猥琐,我就说嘛,你俩有过一腿?


有过一腿我能不记得他?他挠挠脸颊,突然有点不好意思,算是暗恋过他?


白澍卧槽了一下,你这什么狗记性,暗恋也记不住?


肖战讪笑,时间持续的太短,没反应过来人就移民了,而且都十几年前的事儿了,我他妈上哪儿记得住?


白澍一脸不信,但没揪着这个问题不放,所以,是他记得你咯?


肖战捂住脸,想起那晚上一路的尴尬无语,直到将自己送到楼下时对方才开口,肖战,你行啊,你让我别忘了你,自己倒把我忘的真真儿的?


白澍叹气,完了完了,他要给你小鞋儿穿,找你一万个不痛快,别说兄弟没提醒你。


肖战说,不能吧,吴亦凡看着肚量挺大的啊……


白澍老师上身,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肖战,吴亦凡十一月生人,天蝎座,天蝎座啥特点你知道不?哎你平时别老看没用的——天蝎座!睚眦必报!


肖战在六月如火的天气里硬生生的打了个寒颤。




但事实证明吴亦凡的确是个专业素质过硬的人,虽然工作方式暂时不算磨合的太好,但至少没有白澍预料的那样给肖战小鞋穿。反而多次在老徐面前夸肖战,让肖战心里直嘀咕,这是不是要给自己增加羞愧值?


肖战是科班出身,一路从助理干到设计师,凭的就是规矩和严谨。和吴亦凡共事了几天,吴亦凡极富创新的头脑和做法都让肖战自愧不如。但二人搭档竟也算是互补,渐渐地便如鱼得水起来,连老徐都忍不住夸奖。




但肖战内心是复杂的,不得不承认人有时候很神奇,他竟然渐渐地找回了那么一丝若有若无的感觉,于是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先不说设计院绝不允许办公室恋情,人吴亦凡也不可能有这个意思啊。


但肖战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吴亦凡,比十几年前更吸引人,他事业有成,风度翩翩,人际关系处理的有张有弛,哪方面都是个极具魅力的人。无论男女,都会不由自主的被他所吸引,所以二所上下都非常喜欢这个新来的所长,连隔壁都会有设计师有意无意的来串门,和吴亦凡讨讨经验。


这样的人,放在哪里都是可怕的。




肖战在工作和心理的双重夹击下,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去。连一向大条的白澍都咋舌,要不陪你上医院看看?你还说吴亦凡没压榨你,我们战原来皮光水滑的,现在都被折磨成什么样了我去!


肖战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吃不下饭,他原本消化就不好,现在压力一大,平时一碗的饭量顶多半碗就饱了。


他看着白澍递来的大三角板充当的镜子,模模糊糊的映出自己一张青黄不接且没有生气的脸,叹了口气,造孽呀。






#




难得准时下班,肖战打算去趟家乐福买点好吃的犒劳一下自己。


于是当吴亦凡看见拎着一篮子零食还站在货架前思考该扔哪个的肖战的时候,觉得有些好笑。


冷不丁的被一拍肩膀,肖战吓了一跳。


见是吴亦凡,肖战更不自在了,对方倒是没什么感觉,低头看他的篮子,肖工,这么爱吃pocky?


肖战讪讪的笑着打了招呼,顺便把篮子往身后藏了藏,心想这他妈是撞了什么邪。


借过一下,推着车的主妇从吴亦凡身后经过,本就狭窄的过道因站了三个人而变得有些拥挤。


吴亦凡自然的伸出胳膊撑在肖战头顶的货架上,突然拉近的距离让肖战更紧张了,他舔舔发干的嘴唇,眼神忍不住的四处游移。


心中却怒喊,日他妈的被壁咚了吗这是!!!


吴亦凡好笑的看着肖战努力的假装不经意和慢慢红起来的脸,起了逗弄的心思,手贴在对方的额头上低呼,肖工,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


肖战吭吭哧哧的回答,没、没有,就是、有点、有点热。


扭头才发现主妇早已走远,肖战一把推开对方,看见吴亦凡笑得一脸不正经,才知道被下套了。


日你个仙人板板!当然,没敢骂出口。


肖战微笑,那我先走了。


吴亦凡拉住他,别走别走,晚上没事儿吧,来我家吧,尝尝老同学的手艺?




吴亦凡的公寓在本市的黄金地段,寸土寸金的地方开出个一百多平的loft,肖战职业病上身,进门就夸赞起吴亦凡的品位不俗,装修的不错。


吴亦凡扯领带,耸耸肩膀,哦是吗?那你跟物业审美还挺相近的。


肖战呵呵了两声。


殷勤的跟着对方进了厨房却被赶出来,说是不要捣乱,顺带嘱咐,随便参观。


肖战便大摇大摆的四处走动,卧室他是不会看的,于是便进了书房。四面都是柜子,密密麻麻摆满了书,肖战发现,除了专业类的大部头,竟然还有不少的漫画。这么多书运回来不容易,看来是要在中国长期发展了。


有个柜子专门来放奖杯和奖牌,肖战再一次感叹吴亦凡呆在二所实在是屈才,转眼看到了旁边留出来的照片墙。他饶有兴致的看着墙上那些他不熟悉的吴亦凡,有毕业照,有和他家人同事的合影,也有旅游时的单人照片,目光逡巡,竟意外的发现了一张熟悉的照片——他们那一届的毕业照。


肖战弯下腰,手指头点着玻璃来回找了半天,自己站在第四排中间靠左的位置,那天大概很晒,他皱着眉头一脸苦大仇深。肖战搬过几次家,这照片早就不知道被他丢哪儿了,吴亦凡这只能算是半个他们同届生居然还这样珍藏着这张照片。镜框被打理的一尘不染,吴亦凡是个念旧的人,肖战判定。




三菜一汤,吴亦凡手艺不错。连胃口欠佳的肖战都被食物的香气勾起了点食欲,主食吃的还是不多,汤却喝了两碗。


肖战独居,父母搬到郊区养老,平常工作忙,吃够了外卖的油烟味儿便抗拒起饭店一成不变的味道,于是不如不吃,或者吃零食。吴亦凡这顿饭让肖战尝到了久违的家里的味道,一时之间居然想落泪,还好硬生生的忍住了。




饭后肖战主动去刷碗,吴亦凡后脚跟进来像是监工,肖战笑他的紧张,喂,洗碗我还是很在行的,怕我砸了你的碟子?——吴亦凡过得超级讲究,餐具都是脆弱精美的英国骨瓷。


吴亦凡接口,砸了你赔吗?


肖战心想,哇当真么?真怕自己摔碎啊,但还是接口,当然要赔,我惹不起上司,砸锅卖铁都要赔,多少钱一个?我有个心理准备。


吴亦凡笑了一声,肖战听不得这样的声音,拿肩膀蹭了蹭耳朵。


很贵的,他慢悠悠的开口,砸坏一个,你就给我亲一下。


啪嚓。


仿佛是呼应吴亦凡的话似的,沾满了洗涤灵的盘子从肖战手中落到盥洗池中,发出了它这一辈子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哀鸣,碎的四分五裂。


厨房一时静谧无声,肖战还保持着手拿盘子的姿势,一脸懵懂的看着吴亦凡。


对方扬扬眉毛,这就等不及了?


于是上前,揽腰,俯身,歪头。


嘴唇和嘴唇相贴,呼吸和呼吸相融。


不过三四秒,吴亦凡便放开仍是一脸震惊的肖战。


嘴角弯了弯,如你所愿。


日你个仙人板板……肖战这次说出口了。


吴亦凡,………………什么?






#




一切诚如肖战所说,不过是个俗气老套的故事。


吴亦凡当然知道肖战。


二班那个个子很高排队总是站在队末于是总理所应当的发呆的男生,校服里边喜欢套格子衬衫,个子很高却好像不怎么爱打篮球,路过他们班的时候总是转着笔出神,到食堂打饭的时候只打二两,买零食的时候却很积极,笑起来的时候最好看,唇角下的痣长得怎么那么恰到好处。


他觉得一切都该慢慢来,却忘了生命里总有变数,移民来的突然,是他无法左右的决定。


然而以为无果的事情却突然有了转折,对方突然站在自己面前,叫自己记住他时,他雀跃的想欢呼,怕自己太直接的目光叫对方看透了心事。


好,我会记住你,也请你别忘了我。


星座书上说天蝎睚眦必报,却也常被人忽略他们执着的可怕,一旦认准的事情,谁也拦不住。


大概命中有机缘,他放弃了大好前程,一意孤行的回国发展,原以为还要费劲功夫,那人却那么轻飘飘的站在自己面前,一脸陌生的好奇,你好,我叫肖战。


吴亦凡心里波澜面上微笑,你好,我叫吴亦凡。






#




肖战回到家时已经快十二点了,难得连衣服都没换就扑到了床上。哀嚎夹杂着哭腔,肖战觉得这一切像是在做梦。


吴亦凡,怎么能也暗恋过自己呢。


吴亦凡,那么优秀的吴亦凡,怎么能还喜欢着自己呢。


被愧疚感和震惊冲昏头脑的肖战觉得自己很不好,被吴亦凡亲了之后就有些神情恍惚的。他是不是给我下毒了,肖战很绝望,报复!白澍说的没错,吴亦凡这是报复。


可他又感到了心中渐渐涌出的毫不能掩饰的开心和快乐,幸福的感觉让他如坠云端,周身像被软绵绵的云朵包围着,于是肖战又忍不住的尖叫了出声。


一同响起的还有手机铃声。




来自吴亦凡的消息。


早点睡,乖。


肖战投降。


三秒钟又来了条消息。


不要想我了,会睡不着。


肖战再次投降。


慢慢回了个。


好。


对方不再回信,于是肖战在想着怎么跟同僚隐瞒办公室恋情和怎么处理好恋人和上下级的混乱想法中沉沉睡去。




梦中,记忆中少年的脸清晰的浮现,拍着篮球冲他笑的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喂,肖战,这次,可不要再忘记我了。




=====fin.=====

评论
热度(57)
  1. 吴亦凡的小可爱爱与和平 转载了此文字
    😍😍😍😍帅爆了啊
  2. StephanieYue爱与和平 转载了此文字
    我日我暴风哭泣我们亦凡老师和战战

© StephanieYue | Powered by LOFTER